沒頭腦的摩天大樓

我活着,真的。

昨天的小情绪 

2017/10/20
Fri. 08:14

昨天那个审计官问到到货后复核称量问题,我说我回答sure的时候她说她不确定。我不知道她点在哪里。你不确定所以你提了问题,然后我们就回答了啊。如果对于答案不确定可以要求看现场甚至问称量记录。如果觉得我只是个翻译不代表QA、QC的回答,可以等我们QC讲完了以后再来反驳我。
老实说到货后称量这种问题,我们的采购都是和供应商签合同的,所有单据齐全,从起运港到到货港再到海关商检,最后到我们工厂,哪一步骤不需要确认重量。你写了1MT,结果来了1005kg,海关商检万一查出来能让你过还是会计能在台账那里平掉?不说记录和单据合法不合法的问题,每一份重量都是要算钱的。有些货物尤其国内的都需要地磅数据核对的。我一个干采购的回答sure本身有什么错吗?
第二说试剂称重。小瓶试剂以容量计这已经说了好几次了,容器本身有刻度,封口又完好,就没有再称重复核也合情合理啊。同个问题最起码问了三遍我真心怀疑到底我英语烂到旁人不能理解还是审计官没有认真听。
第三,原料和成品。A品第一说了不是我们买的是自己做出来的,同时A品直接在出售所以当做成品管理,好理解吗。A品同时是B品的起始物料,所以对于B品来说它是原料,好理解吗。对我们仓储来说的原料是草药植物类的,要经过加工变成其他的中间体或成品,好理解吗。这样解释好几遍都还在原料和成品里搞来搞去的理解能力也是挺醉。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这是冯吴过家家 

2017/10/16
Mon. 16:29

 昨天半夜打算睡了突然发现《漂亮的房子》已经开播了,所以还睡什么睡啊。

我原先一直觉得因为冯吴我会打起十二分精神开好探照灯来看节目,结果发现并没有这样。整体注意力基本在老吴身上,然后看老吴带流程。我后来也在想是不是因为我一直以来苏老吴而且太过zqsg导致我没有太在意冯吴细节,但仔细想想好像也并不是全部吧。


可能在我的固有印象里面觉得冯吴已经在最好的状态上,只要在一起就全程发糖,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晚上二刷了一次,还是和一刷一样觉得有一个点特别不一样。我之前因为负责招聘part的邵奇老师经常会提问常驻嘉宾冯德伦有关老吴的问题就去刷了脑力男人时代,那个时候觉得老冯做这类真人秀还是太拘谨了一点。这次《房子》里来了老吴,气氛就完全变了。他整个人都很放松也没有架子,我都怀疑到底是因为老吴在让他对这个环境有一定熟悉度和安全感还是因为老吴的存在在暗中把他的架子推倒了(?)













以前也看过他俩一起上大本营,全程都是老冯有脾气,老吴哄哄哄。咦结果发现这一次老冯全程调侃,感觉这样画风才符合把好同学找来演老吴戏里男朋友的冯导形象啊。

EP01我觉得最萌的一个场景是:




老吴在做设计图,老冯闲着无聊要给他算命。老冯算出他有妻有女,老吴就问他那女儿多大。

老冯想了半天但真的想不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这件事情的萌点是,有点像知心好友考验对方对自己的了解程度,问些旁人听起来可能不是很要紧但本人觉得特别要紧的问题。就像马仔和记者谈土豪,I knew he wanted to make the match against England one of his greatest.在旁人眼里觉得默契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但他们之间有一些旁人很难介入的默契点。

好可惜老冯还没有孩子呐,不然去参加爸爸去哪儿了可能也蛮好看的。

p.s.单看冯吴两人过家家我是可以看一千集的。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本质是个吃醋梗 

2017/10/16
Mon. 16:26

 

既然续弦梗都出了,也来说说我最近脑内的续弦梗吧。千红坏人做到底好了。

 

(因为觉得自己可能写不出来,所以把梗抛出来,有缘人随便拿去写好了,有bug也顺便帮忙修了,谢谢巨巨~)

 

事情在怀先出国以后。

 

生意都上轨道了,儿子也出国了,日常就是周莹闲来无事赵白石又正好在泾阳的话她就会去找赵白石喝个茶聊个天什么的。

 

有户人家托媒婆想给赵大人说媒,托到千红那里,想通过吴家大当家的关系先去她义兄那里探点口风。千红觉得早点帮赵大人找个归宿不仅可以让赵大人老来有人照顾,也可以免去周莹赵白石的一层尴尬。周莹虽然觉得不妥,但还被千红怂恿着不情不愿地去了。

 

两人聊着聊着周莹就把话题抛出来了,结果肯定是聊不下去,赵白石心里觉得周莹明知故问,指着周莹一顿“你你你你你”,气得拂袖扭头回房了。

 

周莹回到家也是越想越气,他大哥居然在这件事情上蛮不讲理。第二天六椽厅晨会没见周莹,王世均来找春杏说周莹身体不舒服去不了,问原因春杏也不清楚只说从赵大人那里回来后就这样了。

 

过了两天,千红来问进展如何,赵大人有没有续弦之意。周莹说她才不管赵白石的闲事,顺便把几日前的怨气发泄了出来。

 

又过了几天郭师爷到访,周莹还在气头上说不见。春杏转述说那天周莹与赵大人聊天之后大人气血上涌病倒了,吃了大夫开的方子仍是头晕体虚,不见好转,师爷怕他家大人带病办公身体受不住。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来求吴夫人。

 

周莹收到了怀先的信,信中介绍了很多怀先在国外所见所闻,同时也表达了他时时怀念他们三人在一起的生活点滴,思乡思家之情。周莹收起信件,若有所思。春杏指她平时一收到怀先的信都会第一时间去与赵大人分享,从国外见闻又聊到国内实事不聊到昏天黑地决不罢休,为什么今天完全提不起兴趣。

 

第二天周莹带着信去赵府,正好见到媒婆在正厅给赵白石介绍女方情况,媒婆巧舌如簧说两人天作之合,媒婆越夸赵白石脸色越难看。周莹在外看着偷偷笑,赵白石看到周莹脸上表情就不一样了,到最后她在屋外笑,他在屋内看着她也跟着笑起来。媒婆正说到兴致上,周莹闯进去说赵白石高攀不起这家小姐谢绝了媒婆,赵白石在一旁谢客。

 

媒婆悻悻走后,周莹说她带了怀先的信过来给赵白石,顺便扶着他去庭院里走走。周莹将赵白石的手掌放在自己的手掌之上,与他十指相握互相搀扶,说他并是孤独一人,她与怀先会一路相伴。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扳指 

2017/10/16
Mon. 16:23

 说有它还就真有了。

也不算是前后呼应不过是个微妙的萌点。

我也是为了服化道那篇做点准备就又去翻了点叶锦添相关的,结果发现知乎有个帖子说起来,说玉扳指一般人都是戴在右手的,但吴聘是戴在左手的,不知道是何润东搞错了还是故意为之。说到这个——我记得非常清楚啊,赵白石是戴左手的!!!于是就去翻了点。

胡老爷和吴老爷戴的都是右手。

沈星移的也是右手。

这张是知乎上的,右手。


吴聘是左手。


这是初遇周莹那场戏,赵白石就是左手,这块扳指好像是戴到他升二品前(?)


还是左手。

虽然真不知道是不是演员习惯问题,就当做是剧情吧,结合其他种种,有一种微妙的暗合感。





---------------------------------------------------------------------------------------------------

真正的扳指梗,至少是我脑内的扳指梗是个黄暴梗,凉凉的什么的。这种小情趣本来也是为了配合牢狱梗,色气度满值!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青年医生 

2017/10/15
Sun. 16:19

 太后以前追《青年医生》的时候我还以为程俊大夫拿的是炮灰/接盘侠的剧本。一直记得欧阳就是在和x清川谈恋爱基本没程俊什么事。我记得我当时问太后结局如何,她说谈到最后两人分了,然后让程俊再追她一回。我心想这妥妥的男配嘛。

最近我自己因为追剧综合症翻了下这部,一开始确实觉得挺贫追女仔时自以为是挺配角画风的,结果看着看着发现人物各种三观正直,工作起来蛮专业的。一进入工作状态情商智商都蹭蹭得上涨,不仅专业可以还特别人性化为病人着想,这画风简直不要太男主……




这确定不是官方吐槽吗(笑岔气了?

前面几集有一场戏风筝线隔了骑摩托车的脖子结果造成X车连撞,他们急诊奋斗了一晚程俊的一个病人死了,他很自责就去公园里散心,他本来以为旁边来的人是王博准备和他聊聊心里话,结果是欧阳,他还是想与她敞开心扉地聊聊,但欧阳打断了他的话没有继续聊程俊的心情。紧接着他俩看到欧阳的车子为了送伤员全染了血,情绪上来欧阳哭了,然后就欧阳在那里发泄自己的情绪,程俊在那里听。虽然这里的剧情处理得挺矛盾和莫名其妙的,不过大概还是表现出喜欢的一方更容易放低姿态更愿意去倾听更愿意去了解;而不用情的一方不会在意对方的那些情绪和心意吧。(这场戏的程俊挺可爱的)

p.s. 我觉得张俪还是和张铎更有银幕CP感,但老演那种面瘫型冰山美人真的吃不消。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想做有声轨 

2017/10/15
Sun. 16:17

 突然觉得有一个东西做起来也很有趣。

以前买过《电子情书》的DVD,其中有一轨就是导演评论轨。一边看可以一边看导演讨论她对剧情的设置啊各种想法啊好有意思。

有条件的话好想做这类评论轨,和一两个好朋友一起聊一部剧啊什么的。这么说来其实蓝妹她师姐用的安利方法就是类似于这种实时评论233333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舅舅必定是个好爹 

2017/10/11
Wed. 16:15

 我最初看老赵和怀先在学堂碰面那场戏就特别喜欢老赵对待小朋友的方式。很高兴后面编剧还留了几场舅舅和外甥的戏。

一场是面圣以后赵白石去别院见周莹谈事。



老赵进屋后是主动和怀先说他与周莹有事要谈,让怀先先出去。

这里可以对比一下72集四叔四婶要和周莹谈老赵求婚这场戏,四婶让春杏带怀先出去因为他们和周莹有事要谈。四婶这种对话方式是比较常见的,通常会和大人说有事,然后让大人带走小孩子或者让与小孩子最亲近的大人告诉小孩子要出去回避。而老赵采用的是直接与小朋友对话的方式,与他说明原委,让他先行回避。

 

第二场,老赵与周莹聊完出门。怀先在门口读书,老赵问他读什么书(我的愿望成真,当下好想去楼下跑两圈)

老赵想要考一考他。两人有一段对话。






这里有两个内容:

  1. 两人的对话是以问答形式展开的,但并不一直是老赵问怀先答。当老赵问完,怀先反过来问了老赵问题。

  2. 老赵告诉怀先他不会那些书里的内容。

怀先会连着反问老赵两个问题,一方面是因为怀先的个性,另一方面来说也看得出来,老赵是那种小朋友可以与他平等对话的舅舅。这一点上,第二个内容表现得更明显。老赵可以完全以长辈的身份跟怀先撒谎直接带走怀先即可,但他实话告诉怀先他并不懂书里的内容;怀先反问他那你怎么考我,老赵不急不恼告诉他尽管如此他还是有办法来考怀先。这样的说法,既是将小朋友放在平等的位置上来对话,与他摆事实但也讲道理;又因为自己先坦诚,让小朋友更能信服他。

像这种尊重小朋友的相处方式别说是对礼法要求如此严苛的时代,哪怕是放在今天我们周围的环境里也都是难得的一种态度。

 

最后一场戏,众人送怀先上船。大家都是挥手,唯独老赵是手背朝外挥——即我们通常用来表达“去吧”的意思。


老赵为什么是让怀先去吧,我觉得这里应该是有一层家中一切都无需担忧,一路向西安心求学的意味。有这样的舅舅在,真的不用再担心你娘了啊~

 

虽然这些年来,老赵一直只是名义上的舅舅,但感觉应该还是时时参与着怀先的生活和学习。还是挺想看看同人里的怀先和舅舅的日常的。

p.s. 行刺当晚夫人说担心怀先在老赵那里能不能习惯,立刻脑补了老赵哄怀先睡觉啊,舅舅再讲个故事啊,舅舅再讲一个我娘在机器织布局的故事啊,舅舅再讲一个我娘烧罂粟田的事情啊,舅舅再讲一个三寿帮剿匪的故事啊…………………………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大写并加粗的“嫌弃”part3 (完) 

2017/10/09
Mon. 16:09

赵白石的告白否定了周莹固有思想中赵白石嫌弃她的想法,与此同时因为了解到对方的情感是正面的,她回馈给对方的也更多的是正面的情感。这种双方越来越多的正面情感的交流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他们之间的亲密程度。

有些人认为赵白石周莹是高于其他情感的第四类感情,我倒是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因为他们之间交往过程中相互角色时不时地发生变化和递进,但在变化的过程中又没有完全抛弃旧时的角色,所以与其说他们之间的感情是高于其他感情的,不如说是糅杂了各种感情的总和。这一路上以来,他们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是相扶相持相辅相成的盟友,是对方某一段人生路上的导师,也是犹如血亲的知己好友。

74集开篇有一场戏是非常喜欢的:

赵白石听到公公说太后很喜欢周莹后总算松了一口气,当时替他捏了一把汗。


虽然之前赵白石和她提过最担心她(的行为处事)但好像周莹并没有把赵白石担心她真的当回事,所以赵白石在教她礼仪的时候她还故意气赵白石。等到赵白石谢过崔公公告诉她自己的担心,她才好像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尽管在大场面上周莹知道轻重,但赵白石仍然没有估算错周莹的性格,她果然是一聊得尽兴就把变法册子上的宣传语说漏嘴了。

 

面圣之后赵白石来找周莹,这里主要透露了一个信息,沈星移和他的同志们要来刺杀太后皇上,而既然他要来他必然会来找周莹。所以赵白石带走了怀先。他带走怀先的用意之前也说过,主要还是希望保护怀先。至于以怀先为人质做要挟这件事对于赵白石来说其实是说不通的,周莹自己就是个下定了主意什么都不管的人。当年她敢于拿全家性命与赵白石刀剑相向,宁拼个你死我活也要护沈星移全身而退;人质对于这样的周莹而言根本就没有用。怀先跟赵白石走是周莹应允的,如果周莹当时想要守着怀先让他寸步不离,她完全可以拒绝。但她没有。她把怀先交给赵白石是出于对他的信任,那么有这样一层信任在,要说她觉得赵白石到最后会伤害怀先也是不合逻辑和情理的事。因此我是一直认为周莹将怀先被赵白石带走这件事以“人质”的形式描述给沈星移听,还是希望沈星移权衡利弊轻重,放弃刺杀,保全她们母子。

 然而在刺杀这天晚上,赵白石算准了一切却没算出周莹对自己的感情。


赵白石是因为周莹在与他的对话中没有问及怀先而马上怀疑到她房内有诈。沈星移掏枪出来的时候周莹有些意外,所以她先喊了一声星移,等到赵白石拒绝沈星移要他带他去正房的要求让他直接开枪的时候,周莹下意识地立马说了一句别开枪。星移再举枪的时候原来一直坐在原地没有动的周莹跪下来求赵白石。


她求他放了沈星移的时候赵白石是很震惊的甚至可能是掺杂着难过。在赵白石看来,明明两个人都是不肯为自己的原则退让半步、他也早就和她晓以大义但周莹仍然要站在沈星移这一边劝他放手。

但是——目前的形式其实和周莹的请求是相反的啊!拿着枪的人是沈星移,如果赵白石反抗,沈星移随时都会杀了赵白石。周莹是在看到沈星移掏枪的一瞬间就已经警觉并意识到问题的人,她怎么会在强弱一目了然的情况下去请求弱势的一方放过强势的一方?

答案就在周莹下面的一番话里面。

对我来说这差不多就是一场告!白!啊。

 

周莹知道以赵白石的个性,宁可舍生取义也不甘愿被威胁和利用,所以他会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地去反抗沈星移。如果这么做,首先必死无疑的人不是沈星移而是赵白石。周莹是害怕赵白石死才去求赵白石的。接下去她求双方放过彼此,当她说唯一求她大哥一次让他放了沈星移,其实是让赵白石放他自己一条生路。因此她这一番请求,表面看似从两个人角度让双方放过彼此,但实际上她还是旨在让双方都放过赵白石。赵白石平安了,沈星移自然也能脱险。


当周莹说她不想再失去他这个亲人的时候,赵白石脸上还是表现出了一点意外。他在与周莹的相处过程中因为一早得知周莹心系沈星移,虽然他希望周莹能回应他的爱情,但他并没有计较过周莹不能回应他的爱情这件事。在吴家为了保护沈星移的周莹是会豁上两个人的性命毫不顾忌的,但现如今的周莹已不是当初的周莹了,她爱惜赵白石的生命并且可以将之与沈星移的安危相提并论了,这是他始料未及的。所以当他知道自己在周莹心目中的位置,他还是动容了。沈星移点头,赵白石准备悄悄放他出去。 

赵白石和周莹的这种互相了解,是依靠他们日积月累的相处,从对方的言行举止当中,了解对方的个性了解对方的习惯,了解对方的软肋。

可能对于周莹来说,她也没有定义过她对于赵白石的这种牵挂和担心,或者在她心里赵白石早已是她家庭里的一员,他们相互依赖而生,谁也不可以再缺了谁。

 

最后送怀先出国的一场戏,除了春杏和福来两位下人以外,是没有其他任何外人的,没有东院的人也没有吴家的人。有的只是她周莹、你赵白石和他吴怀仙。

-fin-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大写并加粗的“嫌弃”part1 

2017/10/09
Mon. 16:06


写着写着觉得这东西可能要写出几千字来了,还是分part吧。

场景图片后补。



---------------------------------------------------------------------------

这剧bug比较多,不过既然是剧集就还是按照剧集的逻辑来说好了。

每个人的理解不同,只单说说我自己的理解。



周莹这个人,一直以来都是主观意识很强的人,绝大多数时候主动地在做人生的决定。



她和吴聘两个人在婚前就是两条单向的加粗箭头。周莹如果不是因为有点舍不得不会一直等吴聘回来和他道别,也不会贸然上轿顶婚。婚后她因为吃胡咏梅的醋要让吴聘休她,他俩才心意相通的。无论是结婚时还是结婚后吴聘都对周莹爱护有加,无论是吴聘向所有下人宣布周莹可以在别院胡闹还是帮他挡住砸下来的粥棚,周莹都是能感觉到吴聘对她的好。但她还是在偷听胡咏梅和吴聘谈话的时候单方面的认为吴聘其实对于婚姻一事是心存遗憾的,这是为什么呢。我觉得这其中作祟的是周莹的一点“自卑感”。这种负面情绪应该是在于周莹觉得像他们这样身份相差悬殊的两个人,要让吴聘生出爱慕她的心情可能是不真实的,而吴聘对青梅竹马早有婚约又门当户对的胡家小姐有爱慕之情才显得更合理一些。所以她才赌气要让吴聘休她。



她和沈星移一起多数时候也是按着自己的心性来的。她就是这样一个个性,所以和赵白石相处也是这么一回事。



我之所以提到周莹和吴聘相处时心里预设的负面判断,这件事情一直等到吴聘解释了她才知道;目的是在于我觉得她和赵白石相处的时候其实雷同的也有这个预设的负面判断。她一直觉得赵白石是嫌弃她的。



周莹和赵白石相识之初有过比较激烈的冲突不外乎三件事,一是规矩礼法,二是种植罂粟和禁烟禁毒,三是为吴家喊冤。第二件事的冲突并不是在于推广制毒和禁毒,周莹种植罂粟的目的是贩售给药材铺将其入药致富,她考虑到的是经济利益和生计,赵白石也没有严惩她也是在于她的出发点和赵并不是正面冲突的。周莹本身还是反对毒品的,所以她一开始就和老德说她的罂粟不用来熬制大烟,当老德夫妇俩惨死后她也才会一把火烧了赖以生计的农田。第三件事在于吴家军需案上下牵扯的事情较多,赵白石当时也被贬官,基本上是无计可施的状态。赵白石虽然不赞成她继续探究但一直以来也还是断断续续在听周莹提供新的有关吴聘案和军需案的一些情况。而第一件事才是一切的根本,赵白石认为女性应该深居闺阁循规蹈矩而不是抛头露面,这和周莹撒开手脚做事的风格是完全对立的两种想法。所以周莹一直觉得,在本质上,那样的赵白石是无法认同她这样的女性的。



按照赵白石和周莹表白时周莹表述的情况看,她在赵白石告白之前是完全不知道赵白石的心思的,那也就是说包括我在内的不少网友猜测的周莹是因为知道了赵白石的心意要断绝他的念头才与他结拜(才托他带话给沈星移)的情况不存在。既然这个假设不成立,那周莹与赵白石结拜的请求目的可能有一:也许是为免除风言风语对吴漪的伤害。根据表白那场戏,周莹应该是不知道吴漪嫉妒她这件事的,也就是说周莹根本不知道所谓风言风语对吴漪是否真的产生了影响。赵白石当时出面救她一来因为他是官场中人上下好打通关节,二来他们属于姻亲关系师出有名。周莹提议结拜的时候已经被判斩监侯了,离一开始被传谣言都过了好久了。她秋后问斩后即便是有风言风语也会随她死亡而慢慢消亡。感觉时机上并不是有太大的连贯性。另外一种可能:也许她就是想与赵白石结拜。赵白石中期因为吴漪下套的事娶了吴漪,即使吴漪是嫁到赵府,按道理说他们之间是有姻亲关系的,是有联系的。但周莹主动提议建立比姻亲关系更亲密的义兄妹关系,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是还表达了周莹对赵白石的某种好感。这种好感,她后来也对千红提过,就是敬重赵白石。这种敬重不是来自于姻亲关系,也不是来自于民众对于官府的敬畏,基本上来说是来自于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接触。从禁烟运动,到救回吴漪,到三寿帮救援,再到机器织布局兴建,到查探军需案细节,最后到牢狱营救,一路下来的知悉了解才建立的这一份敬重。一方面,在平时的接触过程中周莹无论是与赵白石交谈的态度,请父母官赵白石见证她立誓这种私事,还是在赵白石婚后径直找他谈公事,都表现出她潜意识里将他们双方的关系定义为熟络的、友好的,这种关系一定是有别与普通官民关系的。另一方面,周莹始终认为赵白石对她是嫌弃的,并坚持自己对这种预判的认定,同时也自认为并没有收到过任何赵白石对于她格外的优待或者任何异于常人的呵护(事实上前期确实也没有,冤狱这件事完全可以看做赵为了妻子和老师觉得愧对于周想要补救的行为)。所以她对于赵白石是“敬”多于或者先于其他感情的。



有两场戏是我很喜欢的,周莹其实对赵白石是有很大程度的信任的。这种信任并不是出于这个人是我“义兄”这件事,而单纯是她对赵白石人品的认可。



一场是周莹从上海赶回来去找赵白石商量军需案翻案事宜,赵白石让她不要血性冲动牺牲自己,周莹不服气但到后来还是听了,也决定反击方案先从商战开始。这里的服软有一部分是形式所逼,而有一部分恰恰是来自于赵白石的警醒和安抚,因为信赖赵白石对于形式的判断和对案件的承诺才先按捺住要立刻翻案的打算。



第二场是周莹发现赵白石投靠了王爷,骂了赵白石一顿。这里她完全可以扭头就走,但周莹踢了一下门,没走出去。我觉得她应该是在等赵白石给她解释。因为在她心目中她所认为的赵白石是绝不能干出与王爷同流合污的勾当来的。



这里,当她得知了赵白石为了救他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放弃了自己的信念,她只是感到惊讶但仍然没有和赵白石对自己有情愫这件事情挂上钩,可见她的“赵大人嫌弃我”思想有多根深蒂固了。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大写并加粗的“嫌弃”part2 

2017/10/09
Mon. 08:13

 10.10改了点细节,年纪大了记忆力不靠谱><

-----------------------------------------------------------------

赵白石周莹完全澄清了自己更改阵营的缘由,赵周二人在“官X勾结”这条道路上可谓越走越深了。办织布厂、受弹劾、救吴泽,他们暗中互通信息,从合作伙伴变为盟友,有太多的里应外合和心知肚明。救吴泽这场戏是当时他们默契融合的最高点,甚至我觉得赵白石要在吴家抓沈星移这场戏赵大人能找到台阶就放沈星移一马显然是因为有了前面那一次“无台本”的默契配合。

 

赵白石说他对周莹的感情别人都看出来了云云这件事是错误的。他举了两个例子,沈星移和吴漪。这两个人其实都是因为对当事人有情所以格外关注当事人周围的甲乙丙丁。而作为真正路人甲的比如四叔,他在获悉赵白石提亲想娶周莹的时候是和周莹一样错愕的。四叔四婶在将提亲之事告诉周莹的时候,用来形容赵白石说的是“赵大人对你,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赵大人是个好人”而不是说赵大人对你一往情深之类的,从某个角度来说可能也是因为大家只知道赵大人对周莹好,而对于“赵大人喜欢周莹”这件事并没有太具体的印象吧。

所以在周围人基本上不知道的情况下,周莹的错愕周莹的想不通都是可以理解的。她从来没有把赵白石放到一个相恋对象的角度上来考虑过。所以她听到赵白石的告白可能都会觉得有一点点“荒唐”,明明对方是这么嫌弃和讨厌自己,到头来居然是用情至深的人设。可以说周莹对于赵白石在情爱方面的认知完全被改写了。在整段表白戏里面,周莹也并不是完全处于窘迫的状态,她还是有一个(至少我觉得是)微妙的/可爱的转变。从一开始躲到墙角根,赵白石对她说爱她打断他的话,告诉她心路历程她甚至埋头扶额。但等赵白石表白完了,她反而说他堂堂一个陕甘总督蹲在墙角像什么话。虽然是很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但语气上一点也不像她往常的大女人气场反而有点小姑娘家的羞涩与嗔怪;内容上既不是同行盟友也不是兄长幼妹而只是两个平等的普通男女在谈论情感。

 

在这一场感情的认知上,即便是她觉得不可思议和不可理解的感情,当千红问她自己的打算时,周莹认为自己是可以嫁给赵白石的。回顾以往她对于婚嫁的态度,嫁吴聘是她自己选的,一开始救了周莹一命的沈星移想要她,她只能给他身体而不答应嫁;图尔丹想娶她,她打算骗他银子用用;后来沈星移死而复生她决定嫁给沈星移。从她以往的种种可以判断出,一她认为嫁给赵白石这件事情本身是可行的,二可行的本质是她不讨厌赵白石而且对他有基本的好感(非单纯的男女之情)。不过同时她自己也清楚,如果嫁赵白石那并不是出于对男女之情的回应,她心里还是另有他人。所以千红的话,严格说来并不是起到了点醒周莹的作用,而是在周莹内心已经有答案的情况下想要找到一个人支持她认同她罢了。最明显的莫过于周莹说你不同意我嫁给赵白石啊。在千红与她说了这么些道理已经非常明确地暗示她不用嫁给自己不爱的人而她仍需要这个答案,这说明她需要从别人那里听到这个答案以支持自己的决定。

 

可能有不少人觉得,赵白石求婚的失败一定程度上折损了他们的亲密度,实际上再往后看,我就把这种想法完全抛弃了。

 

大概因为事到如今他们退到(至少让周莹觉得)安全的兄妹情感上去周莹对赵白石显得更油嘴滑舌恃宠生娇了。不仅仅是仗着陕甘总督的靠山(也不全是)得罪了端方,赵白石与她赌气(也不全是)安排布置吴家安保系统的时候她还会自嘲和反讽;赵白石教她学宫廷礼仪,她就故意行为夸张和他对着干。周莹与赵白石的斗气是出于故意并且乐在其中。越是这种小脾气上的肆无忌惮越是感觉得出来两个人相处时的亲密。到剧情末期甚至还有这样的内容出现,比如以前见周莹还是等候在外院的赵白石,现如今可以随口说出去别院找她,也甚至在没有下人在场的情况下直接掀门帘子登堂入室地去找周莹。这种亲密程度确实是受到了“义兄妹”关系的影响,但在情感上当然也并不单纯地是义兄妹情感。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20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