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頭腦的摩天大樓

我活着,真的。

昏昏沉沉 

2007/06/16
Sat. 17:47

昨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睡得很浅而且梦到很多乱其八糟的东西。


比如跟不同的人上课啦,有个同学问我借笔记,我借给她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又说还是不用了,说我人真好,我原先以为是上课的时候她抄不方便,我还跟她说可以借给她去复印(最近也不知道哪里出了毛病,老在梦里跟人讲语,讲得比现实生活还溜),她摇头说不用,但奇怪的是,其实全程中,她说的话我始终没怎么听清楚,总觉得耳朵旁边有噪音,怎么认真听,看口形都没有办法辨认。


接下去还记了几个同学的电话,一个叫laura,另一个叫沈沈。Laura的名字是在上另外一趟课的时候记下的,但是沈沈的名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记下的。


再接下来,还梦到一个小学同学,但是一转头,变成一个又矮又丑的大叔……


再接下去是我回到国内的第一天,我在之前和同学们联系好了说那天晚上要去初中的老师家里拜访。那天天很暗,阴沉沉的,我路过PC,还是忍不住,想进去看看衣服,因为昨天在mango的网上没买到想买的牛仔裤,我知道PC没有mango,我想就算去看一下only和vero moda好了。刚进去,我要沿着楼梯往上,TT冲下来说,跟你说个好消息吧,小杉要在楼上召开记者招待会。我想也真巧,昨天刚刚在报纸上看到小杉十郎太要去上海,原来一下子还来了宁波了。上去之后,TT拿到的是第二排的座位,第一排的全空着,台上总共才5、6个人坐在那里。TT手里有一本资料,是他们领导用来挑选新人的手册,里面有一张她背着相机的照片,那个相机的背带是sony的。我说你们领导还要你们拍照练习呐,她说也就是锻炼锻炼。然后主持人用粤语说,小杉先生有可能迟到,让大家等一下。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个人,说小杉不来了,我好像很明白似的。于是他们当场接通了小杉助手的电话,对方说小杉在上海,我说我就记得他人在上海么。一群记者拥在听筒旁边准备采访,刚出声,那个用来采访的话筒就冒烟了,于是所有的记者决定坐车去上海。我记得从宁波到上海需要4个小时,难道现在改成2个小时了?我也不知道,只是心里转了几转。我下楼的时候碰到一个男的,这个人也记不起来是谁,他是来接TT的,说,你今天化的妆真漂亮。我点点头又说,我今天好像没有化妆,但我眨眼的时候觉得有一道用眼线液刷出来的褶皱,于是犹豫了,没有把话说完,一面很急得往外冲,因为我不能因为记者会错过去老师家的这个约会。


我下楼的时候雨下得很大,小叶子坐了一辆英式出租车经过门口让我上车,说等下到了车站可以再下来,我拒绝了。手里突然多了一把伞,我想起来是刚刚散会的时候有个同学还给我的(而且刚刚散会的时候确实是有过这镜头),我撑开那把大伞,一路小跑到了对面的车站。我等了不到10秒,小叶子也跑过来了,头发剪了,胖了一点点,我说怎么样,她说一些自己的情况,又说因为昨天的事情,所以今天晚上出去happy,她说她做了一个胸骨矫形手术,原价是8840,打个折扣是8450,我说你居然连这种手术都敢做。她说那个做手术疼死了,做完以后昏昏沉沉地睡了好久,正想继续往下说,车来了。她问我去哪里,我说约了同学去老师家,但其实那趟车明明是开往江北方向的(以前好几次在梦里出现过那趟车,要到江北的某个地方转车,或者走一段,便可到爷爷的老家)。可是我想起来TT去了上海采访小杉不知道2个小时后能不能回来,另外我还没有给Jo打电话,所以拿出电话准备打。我的电话是翻盖式的,一拿起来就听到隐约有人声,但我不确定是不是电话在忙乱之中拨出去了。我来回找Jo的号码就是没有找到,在翻找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Laura这个名字,这时候我想起来,Laura就是在上课时给我电话号码的穿白色中袖衣服的女生。这个时候电话那头的声音越来越重,我拿起听了一下,对方说,喂,你找谁,我说我可能打错电话了,她说她是沈沈,我哦了一声,继续说打错了。而她好像认识我似的,我想了好久都没想起来她到底是谁。我想可能是哪个网友的电话吧。


我挂掉之后,车子开到了爷爷的老家。我一直在注意原本正门上挂的那个钟,那个钟显示是6点半,但是房间里有个钟是7点。我说门口那个钟到底准不准,他说不准了,早就不准了。这个时候房间里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但我就是看不清或者不认识他是谁。


再后来就忽然到了一个不认识的WG里,那家人把所有旧的捡来的家具都扔出去了,我本来想问,为什么连好好的三人沙发也要扔掉,转头发现他们家还有一个自己买的比较新的三人沙发,于是也没什么。那个之后好像是第二天,他们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厨房做菜,我躺在沙发上看镜子里我的瞳孔,我看到我一直注视着镜子的时候瞳孔里的瞳仁好像液体一样扩散了,又收回来,凝聚起来。总之是很奇异的现象。第四个女人说,最近的垃圾很多,这一袋已经满了,于是就出门去倒垃圾,但是我记得我前一天才把所有的垃圾拿出去倒过一次,怎么那么快又满了。


再后来就更混乱,更支离破碎了。老傅(我爱我家看太多了),到我唱曲子的戏园子来点歌,那个时候是半夜一点,他坐在那种7/80年代老式的小会场里,拿把小扇子说我要听曲。我在古代场景的房间里站镜子前,发现自己长得根本不是现在的模样,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穿着一身条古代什么舞的衣服,跟他们说,好,只要有钱赚就行了。


再后来差不多就醒了。总之有够混乱就是了。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tupidgirlyi.blog81.fc2blog.us/tb.php/26-eca5b21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age top

201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