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頭腦的摩天大樓

我活着,真的。

星辰大海 

2014/12/19
Fri. 23:22

1419001467945.jpeg



在影院刷了两回interstellar,第二场才去看的IMAX,而且还是为了去看自己的CP萌点去的><
对于自己有感觉的那类CP,我特别不喜欢看到那种“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啊,完全看不出来啊”类型的评论或吐槽。可能是出自于对那些叫嚣着不能认同的反感。感觉这种东西本来就因人而异,有些人感受不到可能是缺乏相应的通感,就像断背山里面为什么会呕吐,或者Brand是不是喜欢Cooper这种事。

我很萌Brand和Cooper,从第一刷的时候就觉得Cooper一定喜欢Brand,就是在Cooper低声问Tars,Brand和Edmund的是否有旧情时就感觉出来Cooper的异样,再回过头去想他问起Edmund时望着Amelia那温柔的眼神,是他对Murph的单身女教师永远不会出现的。

单身女教师是比死去的妻子更早出现的Cooper同辈的女性角色doge~去参加家长见面之前岳父就叮嘱他说要对女教师客气一点,毕竟人家还是单身,而人类有繁衍的责任blahblahblah。我想从岳父的这番话就可以看出(还觉出了岳父想推这个cp哦~),这已经不是Cooper第一次对女教师“不客气”了。而接下去的情况也是进一步证明了岳父的预见性。Cooper对于科学的认知和女教师接受政府宣传的掩盖过去科研事实的价值观显然是相悖的,这之后从Cooper的谈话当中我才知道原来妻子因为肿瘤已经去世了。单从剧情里面并没有太多笔墨来刻画他和妻子之间的感情,但从他描述妻子的死和与Murph的对话当中还是能感觉到Cooper和亡妻之间的感情纽带,这纽带的一部分是他们的孩子。

在Cooper打算离开前他和岳父有过一次谈话,岳父提过,Cooper不属于这种农耕生活,他仍然属于探索天空/太空未知的那种世界。我相信Cooper很爱他的妻子,也非常重视他的家庭,就像告别NASA后安心“种田”(实际还是研发机器),耐心抚养自己的子女。但隐约能让人觉察出来就像他岳父所说他并不属于这样的生活——1.Coop反复关于坠机的噩梦2.有几次岳父提醒他,要耐心对待Murph,去家长会而不是让祖父辈代替父母的职责。他为了追逐无人驾驶机也会延误家长会的约定时间,他因为对非自然现象的好奇而把自己引导到了NASA。他在面对这些事件时的活跃状态和他沉闷的耕种生活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新剧本把“父女”感情拉起来了,明线来看他是为了拯救自己的子女所以才答应驾驶飞船,但暗线还是他自己的宿命,如老Brand博士所说他真是驾驶这次旅行之船的不二人选--这在他们的整个旅程中也不止一次地得到了证明。我觉得从宿命感这一点来说,至少Brand和Cooper有一个共同的平台,他们都肩负着为人类寻求新希望的任务,他们对生命和宇宙的探索精神是相一致的。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在这部片子里也用了网上所说的“对称的美”去表现的,父女的纽带。

Cooper和Murph是一对父女,同样的,Brand博士们也是一对父女。

Cooper离开地球的时候对Brand说,很难割舍一切离开,我女儿,你父亲。虽然Coop的本意显然是想搭个讪但他确实说出了他们之间的某个关联点。在Miller星球失败之后,两人在Ranger的船舱里Brand问他,你没有和你女儿说你是来拯救世界的吗?Cooper说等你做了父母你就明白要给孩子安全感而不是告知他世界要毁灭了——这件事很快在Mann星找到了对应点。老Brand并没有告诉Amelia他放弃了地球上的人类(地球上的人类没救了)而只是为了专心执行PlanB,对于Amelia来说她也是活在假说营造的相对安全的环境下而不是直面人类即将毁灭的惨剧。在这个对应事件中的Murph也是很重要的连线。在NASA基地的时候,Amelia就带她去她的办公室休息过(也就是说她们之前有过一些更直接的接触),老Brand博士去世的消息是由Murph传递给Amelia的。在Murph说到死讯的时候,走过去安慰Amelia的是Coop,Amelia回头对他说,这个是不是Murph,她长大了。我觉得在这一整段的事件当中,这里形成了父亲和女儿的角色的交汇。作为女儿的Amelia直观地感受到在Miller星浪费了23年使得作为父亲的Cooper不能尽快履行对于作为女儿的Murph的承诺,同时在Mann博士和Murph一起揭穿作为父亲的Brand博士的“阴谋”时,难以接受事实的女儿Amelia只能寻求作为父亲的Cooper的帮助。此一系列使得这两个人的感觉达到了一种互通。我想是在这个点Amelia完全同意让Cooper回去地球而他和Romili继续留下来执行Plan B。Amelia事前一直觉得Cooper一心只想回家,而在他们docking成功决定努力冲过黑洞引力时对他说了对不起。这个对不起里面不仅仅是对于不能让Cooper回家的抱歉,而是在理解了Cooper和Murph的感情牵连后对于Cooper无法与家人团聚的一种愧疚。而同样的,Cooper在发现Mann的真实想法后说的对不起以及最后决定舍弃自我送Amelia去Edmund星也是出于对自己之前情感偏向所带来的一些不良影响的愧疚以及在理解了科学付出的大爱后做的一种牺牲。——在这里两个人对对方的理解和认识达到了更进一步的平衡。

我不是很buy Brand有关爱的那套理论因为在那个时候,在努力说服Cooper去Edmund星的时候,强有力的数据和黑洞这个科学依据显然是更实在的理由。但有一点我明白,就像她说的那样,确实能再见到Wolf的想法让她感到兴奋。她说除了重力,爱也是可以穿越时空的——于是,我看到了什么?五维空间塌缩后Cooper从扭曲的时空出来,他看到Endurance伸出手去,他慢慢握起船舱里那个人的手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那个和他握手的人——再回去开头看那个兴奋地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即使队员们再三阻止还是伸出手去的可是Brand啊。

既然老Brand博士(以前必然经常提起Cooper,不然不会在Cooper不认识Brand的时候Brand就知道他曾经来过这里并对此处很熟悉)和Murph是连接Cooper和Brand的两个重要人物,那么就来说说结尾。结尾处Cooper已经获救,他被带回Cooper空间站等待Murph从另一个空间站来与他相见。在这段时间里,别人带他回到“旧宅”,他修复了TARS。在等待Murph的时间里,有两个场景1晚上在“旧宅”前和TARS交谈,2他在基地注视着那些维护中的宇宙飞船。他和TARS交谈的场景呼应了他离开前和岳父交谈的场景,他说他不是很在乎这些,他想知道的是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接下去会“去哪里”。这之后就是他在关注飞船的场景。在空间站里,他虽然是和其他人一样的幸存者(人类),但除了Murph(Tom死于Cooper空间站建成前两年)他和其他的人并没有什么牵连,也无法从他们身上找到共同感(认同感),所以在Murph还未抵达Cooper空间站的时候他一直与TARS相依为命,因为TARS比起那些安居乐业的人类更具有和他同生共死相知相识的感觉。所以在影片末尾,当Murph提出让他去找Brand的时候,给了Cooper一个非常充分的理由。PlanA已经顺利完成了,Cooper对于Murph的诺言也已经履行了,但他一心向往的未知和探索并未完结。所以去找Brand是对未知的追寻也是对世上唯一一个有共通感的人类(队友)的下落的追寻。因此最后他走得义无反顾。

至于整个剧情里两人的互动让我觉得有“叮”那种感觉的场景也挺多的。最明显的就是在刚出发后没多久,Cooper搭讪那里,Brand虽然说要学会少说话但根据她整个面部表情和Cooper那个真实度的笑话后她的反应来判断,她对于Coop的调侃并没有太多反感,所以这段比起搭讪更像是flirt。紧接着就是他们谈论三个星球以及那几个科学家时候的场景。Cooper从Brand的回答神态中就很容易判断出她和Edmund有旧情。这里Cooper的反应特别敏感,好像只用一秒就捕捉到了信息。随后他就去问TARS关于这俩的事。在他发现这件事情最初必然不会是准备着作为今后选择时的砝码,除了Cooper本人对Brand个人的好奇和关注我想不出其他太多的理由(当然导演需要这个剧情去引出Wolf Edmund)。Brand在知道了父亲去世后的那个场景,Cooper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过Brand,相对比于站在远处的Romili,两人之间的关联明显会更深一层。虽然在“阔别23年”后与Romili重逢Brand曾经也愧疚万千地捧过Romili的脸;然而她在知道Cooper放弃回家而准备带着PlanB去Edmund星的时候,Brand和Cooper的面罩抵在一起,她说出了对不起Cooper——如果这个时候他们没有面罩而导演要上吻戏也一点不会让我觉得突兀——但这是不可能的T_T。在情绪低沉的最终旅行启程后立刻迎来了Brand对Cooper纯粹是调侃味的抱怨,Cooper并没有告诉她他即将脱离只剩下她一个人去Edmund那里,而TARS却对Cooper说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让我觉得Cooper应该和TARS说过最后的安排,一方面来说Cooper给了Brand哪怕只是短短数十分钟的安全感,另一方面,那样可以跨过冗长无意义的告别,也是最适合科学探索者的告别。

中段他们经历过Miller星的失败,经历过去Mann星和Edmund星的争执,两人对对方的敌对情绪实际上在Mann星事件中已经完全化解了。在三个星球的探险里,Brand间接害死了Doyle(实际上Doyle可以先进船舱),Cooper间接连累了Romili,两人也是完全扯平了。Brand在船舱上对于Cooper做决定不去Edmund星的做法表示不满后仍然在最无助的时候向他发出求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Cooper不仅仅是此次行程的驾驶员,也是此次任务Brand精神上的领航者,我甚至觉得她对于Cooper的信任在最初Cooper还未为最终任务出现在NASA时就已经建立了(多亏她的父亲),因为从他们带领Cooper参观NASA基地及向他解释PlanA和PlanB的时候她的言谈举止里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对Cooper的陌生或者是怀疑,甚至是像父亲一样在向一个科研熟人介绍自己的项目。在讨论降落Miller星计划、讨论去Mann星还是Edmund星以及知道了父亲的死讯,Brand一直很重视也很尊重Cooper的意见及决定。

最后的最后,我在网上看过制作团队说虫洞并不是自然存在的而是被人摆放在那里的,当Cooper帮助执行了PlanA后那个虫洞就消失了,所以他和TARS出行的目的实际上是要将Brand带回飞行器上。另一种说法是诺兰又补充说虫洞并没有消失,还是能够找到Brand执行PlanB。我个人觉得按照电影的逻辑和理论,虫洞的目的如果仅仅是完成PlanA那么今后这些人类的下一个栖息地是哪里呢?他们不可能长时间地在空间站生存,毕竟还是要找到最终栖息地为移民做准备的,所以我觉得如果在Cooper回到空间站后虫洞就消失了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从Murph对Brand的描述来看,至少在她看来Brand一个人在Edmund星球存活着,带着人类PlanB的希望,那么至少Murph和空间站的研究人员应该已经从Brand那里接收到了数据或者是一些基本信号,但可能由于虫洞的消失无法确认前进的方向,于是需要由Cooper开这个先河去太空中找到Brand——可是对于并无太多数据在手的Cooper来说他去寻找Brand的凭证是什么?是TARS获得的黑洞数据,还是——爱?总之这样看来真是一种必然。

我个人觉得Cooper和Brand,还没有,相爱,但是没法否认they have a thing for each other;而且他们,最终,一定,会爱上对方。说最后一定会爱上对方并不是因为在陌生的星球只有他们两个人,而是因为对于爱冒险爱探索的Cooper而言,他的行为会将他带到Brand身边,而Brand是他能拥有的最接近于他所希望的冒险和探索的一个伴侣。他们对对方而言并不是性格上最契合的伴侣,但他们是属于对方的最理想的那个人。至于Cooper死去的妻子和Wolf Edmund他们已经属于过去了,而人类还需要向新的方向前进。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tupidgirlyi.blog81.fc2blog.us/tb.php/865-82201b0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age top

20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