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頭腦的摩天大樓

我活着,真的。

既然编剧让你去原谅,想必警察确实没有什么用了 

2017/09/29
Fri. 03:54

fc2blog_20170929115344e8f.jpg


昨晚又梦见临离开德国扔垃圾这件事。
我和阿花待在一间很大的卧室里,我来回踱步。阿花问我到底是怎么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就是特别焦虑。阿花说是不是因为你回来这里待了一年要回去了所以一时之间把之前的焦虑都发泄出来了。我说不可能,我很习惯这里,这里就像我的家一样,完全不会焦虑。我继续踱步,看到墙边的书柜突然跟和胡安混为一体的阿花说,我知道了,这书柜里的所有东西到时候都要扔掉。对方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并非不能接受“放下执着与眼前的生活拥抱呼应”这件事。赵白石他应该感动的,感动于每日家中有人守候有人用心准备餐饮,有人因为他喜欢《爱莲说》而去买莲回来种,感动于他案前读书有人悉心陪伴。该感动的应该是日常的用心,而不是在连女方自己都鄙视这件事情如果做了自己将成为什么样的人之后又因为轻信丈夫与嫂嫂确有见不得光的关系嫉妒心魔太重而去做了这样的事,弄得一团狗血家门受辱嫂嫂差点冤死狱中之后,一顿坦白忏悔,放下重生。
每个人都有一点执念,放下之事每人都在经历,不过是程度深浅,做得好一点和差一点的区别罢了。放下执念这其中看似豁达也有万般无奈妥协艰辛苦涩,旁人无从知晓是不幸也算是万幸。放下与放不下都没有对错,只是不同人不同经历不同心境。与他人满载而归,与你我也许是万事皆空。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tupidgirlyi.blog81.fc2blog.us/tb.php/918-04d1d4b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age top

20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