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頭腦的摩天大樓

我活着,真的。

答“赵白石以吴怀先做人质”二三事 

2017/10/08
Sun. 15:57

刚刚差点写成赵怀先我也是魔障了。

看到微博有个网友在片尾赵白石回答周莹视如己出这场戏的帖子里面说道如果在吴家行次皇上太后成功,赵白石还怎么活。

这件事从这里说起。沈星移、吴泽、赵白石三个人观点各不相同。赵白石在机器织布局事件中求张长清无门,醉酒后和沈星移说过,这个朝廷从头烂到脚了。所以沈星移说这个朝廷的腐朽赵白石是知道的,但赵白石选择的是和沈星移不同的道路,沈星移的变是推翻整个政权的变革,吴泽的变是放权皇上由皇上自上而下去进行变革,赵白石的变是剔除内部与“自身利益”相冲突的部分以忠君报国为根基。

赵白石的忠君报国思想是具有时代局限性的,这和吴泽想要拥护光绪的这种变其实本质上的差别并不是很大,他们都是在这个朝代里面进行变革而并没有希望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个问题。沈星移这样的思想,在一个享受幸福生活的我的面前是值得敬佩的,如果没有他们这样的人(的激进和奋不顾身)根本就不能有我现在这样平和自由的生活。那么既然赵白石和沈星移一样已经察觉到朝廷的腐烂,为什么沈星移选择了反抗赵白石选择了随波逐流。(这里不说男主的思想进步,毕竟他是和孙先生交往过的人如果活的久一点可能还会认识润x先生)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和赵白石当年在张长清那里受到的打击有点关系。所谓家国梦,追求国家美好和实现理想抱负已经不能实现了或者对于真实的赵白石来说已经遥不可及了,那么他在当下最能够把握的最能够保全的是什么,就只有家。

这个家,如果周莹答应了他,那必然是他和周莹的家,如果周莹没有答应他,那就是有着周莹的吴家东院——整个吴家。

所以他自己的复仇之路,有一半是对自己当年懦弱不可为的反抗,有一部分是为了实现对周莹的诺言。周旋于朝廷官场虽然是无奈但如果他位置坐得稳,至少可以在适当的时候保全周莹及吴家的利益(陕甘总督是她大哥啊,扶额)。同时,如果这个“国”是太平的,那么它下面的家也必然能是太平的。

也正因如此,他带走怀先。怀先有些疑惑地问他娘,周莹让他跟着舅舅去,周莹是认同的,懂得这是保护怀先的做法。包括连春杏让她不要担忧怀先第二天就能回来,春杏可能不知道赵白石带走怀先的真正目的但至少朴素地认为怀先在赵白石那里是不会有任何问题地。所以当周莹和沈星移说赵白石带走了怀先做人质并不是要告诉沈星移赵白石这个人为了保护皇上太后无所不用其极,而是告诉沈星移我现在是处于弱势,我的把柄都在人手里,望你念着我的苦处放弃刺杀的念头。

当赵白石后来和周莹说他会将怀先视如己出,这里可能包含了两层意思。如果沈星移或吴泽真的不肯放弃念头,赵白石应该也会不惜一切捉拿“叛党”。这样一来赵白石可以带功(活下来)并因功勋在身拼死保住怀先,随后再抚养他长大成人。

从眼光和格局来说他毕竟不能像男主那么远大,但我觉得人生能执着于一件处处为他人考虑保他人平安的事,也是一份值得尊重的行为。



另外说到赵白石和周莹的三观,其实这件事情我倒不是很担心。她认同沈星移的想法是因为沈星移的思想是符合从底层出发的需求的,所以吴泽这套周莹就接受不了。但她说到底是一个商人,背后有个大家,就算是接受了新思潮也和普通文人学者的激进有差别。再一个,赵白石本质上也不是对祖宗制法拼死维护的人,他也是和吴泽沈星移一样思变求变的人;真要到了清朝要亡的那一天,可能赵白石也不过是一声叹息看它落幕而已。



p.s. 编剧这样还是对的,还是要给男主留些过人之处的。

p.p.s.沈星移真的死得太冤了!革命志士是这种死法,让人扼腕叹息!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tupidgirlyi.blog81.fc2blog.us/tb.php/922-2c9d7ba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age top

20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