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頭腦的摩天大樓

我活着,真的。

大写并加粗的“嫌弃”part1 

2017/10/09
Mon. 16:06


写着写着觉得这东西可能要写出几千字来了,还是分part吧。

场景图片后补。



---------------------------------------------------------------------------

这剧bug比较多,不过既然是剧集就还是按照剧集的逻辑来说好了。

每个人的理解不同,只单说说我自己的理解。



周莹这个人,一直以来都是主观意识很强的人,绝大多数时候主动地在做人生的决定。



她和吴聘两个人在婚前就是两条单向的加粗箭头。周莹如果不是因为有点舍不得不会一直等吴聘回来和他道别,也不会贸然上轿顶婚。婚后她因为吃胡咏梅的醋要让吴聘休她,他俩才心意相通的。无论是结婚时还是结婚后吴聘都对周莹爱护有加,无论是吴聘向所有下人宣布周莹可以在别院胡闹还是帮他挡住砸下来的粥棚,周莹都是能感觉到吴聘对她的好。但她还是在偷听胡咏梅和吴聘谈话的时候单方面的认为吴聘其实对于婚姻一事是心存遗憾的,这是为什么呢。我觉得这其中作祟的是周莹的一点“自卑感”。这种负面情绪应该是在于周莹觉得像他们这样身份相差悬殊的两个人,要让吴聘生出爱慕她的心情可能是不真实的,而吴聘对青梅竹马早有婚约又门当户对的胡家小姐有爱慕之情才显得更合理一些。所以她才赌气要让吴聘休她。



她和沈星移一起多数时候也是按着自己的心性来的。她就是这样一个个性,所以和赵白石相处也是这么一回事。



我之所以提到周莹和吴聘相处时心里预设的负面判断,这件事情一直等到吴聘解释了她才知道;目的是在于我觉得她和赵白石相处的时候其实雷同的也有这个预设的负面判断。她一直觉得赵白石是嫌弃她的。



周莹和赵白石相识之初有过比较激烈的冲突不外乎三件事,一是规矩礼法,二是种植罂粟和禁烟禁毒,三是为吴家喊冤。第二件事的冲突并不是在于推广制毒和禁毒,周莹种植罂粟的目的是贩售给药材铺将其入药致富,她考虑到的是经济利益和生计,赵白石也没有严惩她也是在于她的出发点和赵并不是正面冲突的。周莹本身还是反对毒品的,所以她一开始就和老德说她的罂粟不用来熬制大烟,当老德夫妇俩惨死后她也才会一把火烧了赖以生计的农田。第三件事在于吴家军需案上下牵扯的事情较多,赵白石当时也被贬官,基本上是无计可施的状态。赵白石虽然不赞成她继续探究但一直以来也还是断断续续在听周莹提供新的有关吴聘案和军需案的一些情况。而第一件事才是一切的根本,赵白石认为女性应该深居闺阁循规蹈矩而不是抛头露面,这和周莹撒开手脚做事的风格是完全对立的两种想法。所以周莹一直觉得,在本质上,那样的赵白石是无法认同她这样的女性的。



按照赵白石和周莹表白时周莹表述的情况看,她在赵白石告白之前是完全不知道赵白石的心思的,那也就是说包括我在内的不少网友猜测的周莹是因为知道了赵白石的心意要断绝他的念头才与他结拜(才托他带话给沈星移)的情况不存在。既然这个假设不成立,那周莹与赵白石结拜的请求目的可能有一:也许是为免除风言风语对吴漪的伤害。根据表白那场戏,周莹应该是不知道吴漪嫉妒她这件事的,也就是说周莹根本不知道所谓风言风语对吴漪是否真的产生了影响。赵白石当时出面救她一来因为他是官场中人上下好打通关节,二来他们属于姻亲关系师出有名。周莹提议结拜的时候已经被判斩监侯了,离一开始被传谣言都过了好久了。她秋后问斩后即便是有风言风语也会随她死亡而慢慢消亡。感觉时机上并不是有太大的连贯性。另外一种可能:也许她就是想与赵白石结拜。赵白石中期因为吴漪下套的事娶了吴漪,即使吴漪是嫁到赵府,按道理说他们之间是有姻亲关系的,是有联系的。但周莹主动提议建立比姻亲关系更亲密的义兄妹关系,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是还表达了周莹对赵白石的某种好感。这种好感,她后来也对千红提过,就是敬重赵白石。这种敬重不是来自于姻亲关系,也不是来自于民众对于官府的敬畏,基本上来说是来自于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接触。从禁烟运动,到救回吴漪,到三寿帮救援,再到机器织布局兴建,到查探军需案细节,最后到牢狱营救,一路下来的知悉了解才建立的这一份敬重。一方面,在平时的接触过程中周莹无论是与赵白石交谈的态度,请父母官赵白石见证她立誓这种私事,还是在赵白石婚后径直找他谈公事,都表现出她潜意识里将他们双方的关系定义为熟络的、友好的,这种关系一定是有别与普通官民关系的。另一方面,周莹始终认为赵白石对她是嫌弃的,并坚持自己对这种预判的认定,同时也自认为并没有收到过任何赵白石对于她格外的优待或者任何异于常人的呵护(事实上前期确实也没有,冤狱这件事完全可以看做赵为了妻子和老师觉得愧对于周想要补救的行为)。所以她对于赵白石是“敬”多于或者先于其他感情的。



有两场戏是我很喜欢的,周莹其实对赵白石是有很大程度的信任的。这种信任并不是出于这个人是我“义兄”这件事,而单纯是她对赵白石人品的认可。



一场是周莹从上海赶回来去找赵白石商量军需案翻案事宜,赵白石让她不要血性冲动牺牲自己,周莹不服气但到后来还是听了,也决定反击方案先从商战开始。这里的服软有一部分是形式所逼,而有一部分恰恰是来自于赵白石的警醒和安抚,因为信赖赵白石对于形式的判断和对案件的承诺才先按捺住要立刻翻案的打算。



第二场是周莹发现赵白石投靠了王爷,骂了赵白石一顿。这里她完全可以扭头就走,但周莹踢了一下门,没走出去。我觉得她应该是在等赵白石给她解释。因为在她心目中她所认为的赵白石是绝不能干出与王爷同流合污的勾当来的。



这里,当她得知了赵白石为了救他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放弃了自己的信念,她只是感到惊讶但仍然没有和赵白石对自己有情愫这件事情挂上钩,可见她的“赵大人嫌弃我”思想有多根深蒂固了。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tupidgirlyi.blog81.fc2blog.us/tb.php/923-1769885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age top

20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