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頭腦的摩天大樓

我活着,真的。

大写并加粗的“嫌弃”part2 

2017/10/09
Mon. 08:13

 10.10改了点细节,年纪大了记忆力不靠谱><

-----------------------------------------------------------------

赵白石周莹完全澄清了自己更改阵营的缘由,赵周二人在“官X勾结”这条道路上可谓越走越深了。办织布厂、受弹劾、救吴泽,他们暗中互通信息,从合作伙伴变为盟友,有太多的里应外合和心知肚明。救吴泽这场戏是当时他们默契融合的最高点,甚至我觉得赵白石要在吴家抓沈星移这场戏赵大人能找到台阶就放沈星移一马显然是因为有了前面那一次“无台本”的默契配合。

 

赵白石说他对周莹的感情别人都看出来了云云这件事是错误的。他举了两个例子,沈星移和吴漪。这两个人其实都是因为对当事人有情所以格外关注当事人周围的甲乙丙丁。而作为真正路人甲的比如四叔,他在获悉赵白石提亲想娶周莹的时候是和周莹一样错愕的。四叔四婶在将提亲之事告诉周莹的时候,用来形容赵白石说的是“赵大人对你,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赵大人是个好人”而不是说赵大人对你一往情深之类的,从某个角度来说可能也是因为大家只知道赵大人对周莹好,而对于“赵大人喜欢周莹”这件事并没有太具体的印象吧。

所以在周围人基本上不知道的情况下,周莹的错愕周莹的想不通都是可以理解的。她从来没有把赵白石放到一个相恋对象的角度上来考虑过。所以她听到赵白石的告白可能都会觉得有一点点“荒唐”,明明对方是这么嫌弃和讨厌自己,到头来居然是用情至深的人设。可以说周莹对于赵白石在情爱方面的认知完全被改写了。在整段表白戏里面,周莹也并不是完全处于窘迫的状态,她还是有一个(至少我觉得是)微妙的/可爱的转变。从一开始躲到墙角根,赵白石对她说爱她打断他的话,告诉她心路历程她甚至埋头扶额。但等赵白石表白完了,她反而说他堂堂一个陕甘总督蹲在墙角像什么话。虽然是很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但语气上一点也不像她往常的大女人气场反而有点小姑娘家的羞涩与嗔怪;内容上既不是同行盟友也不是兄长幼妹而只是两个平等的普通男女在谈论情感。

 

在这一场感情的认知上,即便是她觉得不可思议和不可理解的感情,当千红问她自己的打算时,周莹认为自己是可以嫁给赵白石的。回顾以往她对于婚嫁的态度,嫁吴聘是她自己选的,一开始救了周莹一命的沈星移想要她,她只能给他身体而不答应嫁;图尔丹想娶她,她打算骗他银子用用;后来沈星移死而复生她决定嫁给沈星移。从她以往的种种可以判断出,一她认为嫁给赵白石这件事情本身是可行的,二可行的本质是她不讨厌赵白石而且对他有基本的好感(非单纯的男女之情)。不过同时她自己也清楚,如果嫁赵白石那并不是出于对男女之情的回应,她心里还是另有他人。所以千红的话,严格说来并不是起到了点醒周莹的作用,而是在周莹内心已经有答案的情况下想要找到一个人支持她认同她罢了。最明显的莫过于周莹说你不同意我嫁给赵白石啊。在千红与她说了这么些道理已经非常明确地暗示她不用嫁给自己不爱的人而她仍需要这个答案,这说明她需要从别人那里听到这个答案以支持自己的决定。

 

可能有不少人觉得,赵白石求婚的失败一定程度上折损了他们的亲密度,实际上再往后看,我就把这种想法完全抛弃了。

 

大概因为事到如今他们退到(至少让周莹觉得)安全的兄妹情感上去周莹对赵白石显得更油嘴滑舌恃宠生娇了。不仅仅是仗着陕甘总督的靠山(也不全是)得罪了端方,赵白石与她赌气(也不全是)安排布置吴家安保系统的时候她还会自嘲和反讽;赵白石教她学宫廷礼仪,她就故意行为夸张和他对着干。周莹与赵白石的斗气是出于故意并且乐在其中。越是这种小脾气上的肆无忌惮越是感觉得出来两个人相处时的亲密。到剧情末期甚至还有这样的内容出现,比如以前见周莹还是等候在外院的赵白石,现如今可以随口说出去别院找她,也甚至在没有下人在场的情况下直接掀门帘子登堂入室地去找周莹。这种亲密程度确实是受到了“义兄妹”关系的影响,但在情感上当然也并不单纯地是义兄妹情感。

[edit]

CM: 0
TB: 0

page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page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tupidgirlyi.blog81.fc2blog.us/tb.php/925-f833341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age top

2017-11